主页 > 动力探索 >社工:讨厌在脸书上写温馨感人的游民小故事 >


社工:讨厌在脸书上写温馨感人的游民小故事

  • 2020-07-27
  • 951人已阅读

社工:讨厌在脸书上写温馨感人的游民小故事

一群游民工作者在晚餐时聊天。一位社工超激动的说:「我超讨厌在脸书上写温馨感人的小故事。我看到小故事,我就自动跳过。」

为什幺不喜欢写感人小故事呢?因为那些个案故事是真的,但又不完全是真的。就像美肌模式开到最大,大到看不到鼻子与毛细孔的梦幻网美自拍。网美是真的,个案做的事也是真的,但套上滤镜以后,一些真实的细节消失了,人就变得平面了。

感人小故事是有标準模式的。

通常会是一个可怜、贫穷的个案被环境所迫害(如果是处境悲惨的恶人,那用「活该」两个字,就结束故事了)。他们有着高尚的情操,例如,会拾金不昧;宁可自己饿死,也会去帮助别人;是街头上的苏格拉底。

他们打破了大家的刻板印象。例如以为流浪汉没有一技之长,结果,他却很会弹钢琴,或自己是乞丐,但却把钱交给更需要的人。这样的影片会在网路上被打上字幕,然后疯传。

如果是机构行销的话,为了突显捐款人的资源被用在有效的刀口上,我们会努力找出个案接受服务后变好的故事,鼓励大家投入更多的资源。

这用意是好的,但个案在接受服务的过程中,并不是一个直线成长的样貌。他有时候会机车得要死;有时候,当你觉得他的人生向上走的时候,他又摔了下去。

这些辛苦而充满泪水的过程,我们在还没有撑过去之前,是不会说的,否则外界也只会觉得他们为什幺要捐钱,帮助这些扶不起的阿斗。

惨烈的现实,对比闪闪发亮的动人小故事,看来格外讽刺。所以,我后来也愈来愈不喜欢写感人小故事。虽然感人小故事的转贴率爆炸高的。

这样的故事,其实并不真实。因为不是所有的个案都这样,却拣选出这样的故事,会让人美化这个族群。但观众却买单这样的故事,听完后,会愿意捐款。因此,很多第一线的工作者不得不继续写感人的小故事,以让捐款者提供资源。

但事实上,无家者就跟一般人没什幺两样啊。